文件导入

澡堂

继续贴点以前的文章








前两天就像写个什么,突然给忘了,幸亏情况没变,再次提醒了我,发个牢骚吧,关于澡堂。

大概情况
澡堂分成两部分:大浴室、小浴室。大浴室在门口排队拿钥匙,里面的柜子都有编号,和钥匙对应;小浴室要用锁具,可以自己带,也可以在门口压证件换锁。在门口,大浴室和小浴室是同一个门进去,管理员坐在此位置,里面再分成两个门,此处管理员看不到。
本来上学期是要把所有柜子换成用锁具的,‘无奈’同学们强烈反对,可买好的柜子又不能浪费,只能先把小浴室的柜子换了,出现两个策略同时使用的情况。
目前的杯具状况是,门口的钥匙越来越少,人少的时段也要等10分钟左右。有人在洗也罢,可问题是大浴室很少人,在人多的时段,大浴室的人也不是很多,而小浴室当然是爆满。
问题出在大浴室的钥匙不见了一部分。有人相信阴谋论,管理员把钥匙收了起来,为了逼大家买锁去小浴室;有人说是很多学生把钥匙占为己有,拿回了宿舍,这样就不用每次排队。

有人认为管理员素质很低,学生的素质不可能那么低,不过我认为这只是一厢情愿,谁让你是学生呢,你站在了学生的角度看问题,你的素质高不代表所有人的素质高,有知识不代表道德水平高,药家鑫还弹钢琴呢。
阴谋论也有存在的可能,不过不在此次讨论的范围,权衡了下,我认为问题出在了学生这,当然学校有管理方面的缺失,这个会在后面讨论。

洗澡的情况
过去只有大浴室:
所有人都要在门口排队领钥匙,洗完澡都必须把钥匙归还才能走人,管理员负责监视,所以很少有人能把钥匙私自拿走,钥匙保有量不变。
当前情况:没带锁具的同学可以抵押证件去小浴室洗澡,但是人很多;没带锁具的同学可以选择排队等大浴室的钥匙;自带锁具的同学不需要排队,不需要抵押证件换锁具,所以可以随便进出小浴室,当然进出大浴室管理员也看不到,问题就出在这。
假设有个自私的同学A,拿了钥匙进大浴室洗澡,为了以后不用排队拿钥匙,他选择把钥匙拿走私自保留,而管理员无法辨识A是从大浴室出来的,或者是从小浴室出来的,所以不会过问,监督作用消失。
B同学是个良民,在别人都良民的时候,他会遵纪守法。当他看到A类人通过私自保留钥匙,以后不用排队的时候,他忍住了,不能作恶,嗯嗯,良民嘛。可思考片刻,他发现,如果别的B把钥匙都拿走了,自己怎么办,以后排队还能领到钥匙吗?拿还是不拿,为了自己的生存,B沦落到和A的同一类人,可他告诉自己,我是被逼的,良心好受了很多。
C类‘SB’如我等,仍在坚持归还钥匙,幸亏是在学校,‘SB’比较多,所以每次都能洗到澡,如果在社会上,相信多数人会成为B,包括我。然后整个澡堂大浴室体系崩溃,造成资源的极度浪费(有钥匙的人不会整天去洗澡),善良的人沦落成为违反规定者,当然是‘被逼的’。
监管和公平缺失,B/C遵纪守法,却要忍受损失,A违法乱纪,却获利颇丰,越来越多的B变成A,社会效率最低化,道德水平最低化,‘SB’们流失到‘外校’大量化。

扩大分析
如果将此模型放到社会上,C很少,B是大多数,A也很少。可良民如此之多,法律为何成为一纸空文?违法者得不到应有的惩罚,监管缺失。
问题不在于A的存在,而在于B的默许和模仿。当B看到A没有受到任何惩罚,而如果自己仍保持良民,怎么能保证其他的B也坚守良民,如果其他的B变成A,那么社会资源就会被他们占完,自己该怎么办,自己还怎么生存?先下手为强,既然没有惩罚,既然惩罚远远小于获利,变成A又如何,况且自己是被逼的,物质上生存保证了,良心上的谴责也小了很多。
相信这是中国当前的情况,也是很多人的无奈,当步入社会的时候,该怎么办,结局往往是生存压倒一切。你能想象今天腼腆的同桌,明天吃喝嫖赌样样都会;今天抨击政府腐败的小伙,明天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;今天哥们义气的兄弟,明天背后插你一刀;今天诚实守信的同学,明天骗的你倾家荡产。可他们的良心也不想这样做,‘被逼的’,终于良心习惯了‘被逼’。
你也不知道他们在社会上会遇到什么样的人,他们会变被染成什么样子,每个人经历了不同的事情后,就会有那个团体的思维方式,往往这中思维是在挣扎生存的时候,人性的暴露。你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,他也不知道你变成什么样子,大家都知道社会里的水很混,也都不相信别人能出淤泥而不染,你不信我,我不信你,随着很多人变成A,B和C们也不能确定B和C有没有变化,相互间的信任就此go bay.
挽回的方式只能是惩罚A,做到只要犯事,一定逮到,只要逮到,永不能翻身。可如果监督A的人没有被监督,监督了无法被惩罚,他肯定会渎职,那么A就永远不会被制裁。
监督,这是当前最缺乏的东西,有人指望着政府自己监督自己,你扇自己一巴掌试试,你能扇多狠,政府自己就能监督自己到什么程度;你扇别人一巴掌试试,你能扇多狠,普通人有监督和表达权利的时候,对政府的监督就能达到什么程度。
无人监督监督者,永远都是行政不作为,永远都是到处踢皮球,永远都有走后门的机会,直接导致违法者无法被监督,无法被惩罚,整个社会道德底线崩溃,运行效率最低化,C流失最大化。
所以根本解决方式,是让所有人能监督政府,也就是人大的有效化,或者说换个方式产生人大。

回到澡堂
好的,现在回到了澡堂问题,从根本上解决澡堂问题,是要求SED(某个代表全校人利益的机构,瞎叫的)的存在有效化,能真正代表普通学生的利益,成为普通学生有个能表达自己意见的渠道,或者换个方式产生SED。
当B/C发现A的存在,并且A没有受到惩罚,知道了管理员的不作为,或者说学校管理方式的漏洞,将问题提到学校,学校解决,完美;学校渎职,将问题提交给SED,SED给学校管理者施压,要求改革澡堂制度。学校成功改革了制度,使A不再敢违反规定,钥匙得到归还,问题解决,排队仍在继续,高效运行澡堂体系;学校拒绝改革,SED重新产生校领导机构;学校改革失败,B/C继续提出意见,SED要求重新改革,循环继续;SED没能使学校解决此问题,重新产生SED。
但是在当前大环境下,SED那么牛逼的机构不会在一个学校单独存在。
那么澡堂问题如何解决呢?管理员的不作为、无法作为,怎么解决呢?A怎么受到惩罚呢?只能给学校管理机构提建议,至于改不改,视管理者的心情而定。可以肯定的是,目前的状况只会不断的恶化,因为A一天不受到遏制,就会有更多的B变成A,大浴室体系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。

跳到阴谋论
按照阴谋论的说法,大浴室体系的崩溃是阴谋者想要的,不管是通过藏起来部分钥匙,或者有同学私自带走钥匙,都很符合他们的想法,等到体系崩溃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选择抵押证件换锁具,或者购买锁具,这样后勤处就有理由更换所有的柜子,那么某些背后人士的柜子钱就有着落了,但是锁具的销售很难火喽。这也是去年同学斗争所取得的小成就,即使我们最后被迫要买锁,某些人最终捞到了油水,也要给你们造成损失,抗争到最后,鱼死网破,当然没有到死到破的地步,呵呵

2011-4-5 21:08





评论